• <button id="bztem"><acronym id="bztem"></acronym></button>
  • <nav id="bztem"><center id="bztem"></center></nav>
  • <rp id="bztem"><acronym id="bztem"></acronym></rp>

    1. 站內搜索:

      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的王良

      2021-01-29 15:09:51來源:紅巖春秋




      劉克洪


      曾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軍長的重慶綦江籍烈士王良,是1927年9月參加秋收起義后,跟隨毛澤東上井岡山的。井岡山革命斗爭時期,王良在毛澤東、朱德的領導下,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創建、發展作出了貢獻。

      軍官教導隊的小隊長和兼職教官 

      1927年7月下旬,王良隨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軍事教導團從武漢出發,準備參加南昌起義。由于起義提前爆發,該團于8月4日在九江被國民黨軍繳械扣留。王良秘密潛逃,輾轉在湘鄂贛交界處的修水地區找到黨組織。隨后,他被編入準備參加秋收起義的第1團(武昌警衛團),擔任見習參謀。

      9月9日秋收起義爆發,起義部隊分別從修水、安源、銅鼓等地出發,向長沙進擊。當時革命形勢處于低潮,加之敵強我弱等多種原因,起義受到嚴重挫折。

      在此緊要關頭,毛澤東決定向敵人力量薄弱的井岡山進軍,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。秋收起義部隊到達三灣時,人員所剩不多,士氣低落。為提高戰斗力,毛澤東對部隊進行了改編。在三灣改編中,王良擔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第1團3營9連連長,跟隨毛澤東于10月底到達井岡山。

      11月下旬,毛澤東在寧岡礱市龍江書院創辦了中國工農革命軍第1軍第1師第1團軍官教導隊,史稱井岡山教導隊。教導隊下轄四個區小隊,每個區小隊下設三個班。王良被選入教導隊學習,并擔任第四區小隊隊長。因曾考入上海持志大學和黃埔軍校學習,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,在隊伍中頗有威信的王良又被任命為兼職教官。

      11月底,龍江書院迎來了教導隊第一期學員。學員有來自工農革命軍中的班長和優秀士兵30余人,井岡山周圍各縣黨組織送來的赤衛隊骨干60多人,加上其他選送人員共計150多人。毛澤東在開學典禮上,為教導隊規定了三項任務:一是為部隊和地方培養輸送干部,二是改造俘虜,三是調查研究敵軍情況。

      教導隊的辦學條件十分艱苦。沒有紙,學員們就用杉樹皮、竹筍殼充當。沒有筆和黑板,學員們就用樹枝、石條在地上、石板上或沙盤上練習寫字。沒有集體宿舍,他們就分散在群眾家里或祠堂、廟宇中打地鋪。學員們通常每天只能吃兩頓飯,主食是紅米飯和紅薯,副食是南瓜。

      教導隊的紀律非常嚴格,實行“三操二講一點名”的作息制度:早晨、上午、下午各有一次室外操練,上午、下午各有一次講課,每晚有一次點名。教導隊要求學員做到“三不八能”,即不嫖、不賭、不偷,能寫、能說、能唱、能算、能刻苦耐勞、能生產勞動、能打仗、能誠實可靠。

      王良帶領學員嚴格遵守紀律要求,認真開展隊列、射擊、刺殺、投彈、游擊戰術、夜間戰斗和敵情偵察等。學員們對這位意志剛強、軍事技能突出的教官特別敬重。

      軍官教導隊既是訓練隊,也是工作隊和戰斗隊。在毛澤東的帶領下,王良等人分頭深入古城、茅坪、新城等地農村,開展群眾工作,調查農村土地占有情況,了解貧苦農民的狀況和意愿,掌握了宣傳、發動和組織群眾的方法。

      第一期教導隊原計劃辦三個月,但隨著斗爭形勢的緊張,只開辦了兩個月。隨后,王良改任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11師31團1營1連連長。

      挑糧小道上的“挑腳夫” 

      井岡山有一條很有名的小道,叫作“朱毛紅軍挑糧小道”。它不僅與紅色政權的存在休戚相關,而且歷練出無數的鐵肩膀、鐵腳板,擔起了中國革命的重擔。王良曾是這條小道上的“挑腳夫”。

      1928年,生產生活條件極差的井岡山,隨著大批紅軍入駐,軍民們連吃飯穿衣都成了問題。為鞏固革命根據地,解決生活中的實際困難,紅軍戰士和邊界群眾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挑糧運動。時年42歲的朱德和35歲的毛澤東,盡管公務繁忙,仍親自參與挑糧運動。在他們帶領下,紅軍每天往返100余里,靠著肩挑背馱,把糧食物資源源不斷地運上井岡山。

      時任連長的王良,率領全連戰士經常出現在這條小道上。然而在一次運送食鹽時,他們遭到敵人的圍攻襲擊,導致任務失敗。

      當時,食鹽同糧食一樣十分珍貴,不少戰士因為長期吃不到鹽而全身浮腫、行動乏力。民黨為了圍困紅軍,在通往井岡山的路上設置了重重關卡,企圖通過封鎖食鹽和藥品,把紅軍困死在山上。為緩解根據地缺鹽的問題,地方黨組織為紅軍籌集了1000多斤食鹽。

      6月的一天,王良命令1班班長王耀南和3班班長劉榮輝,率部隨他到吉安附近運回這批食鹽,另外雇了五名挑夫。王良安排1班戰士和挑夫負責挑鹽,3班擔任掩護。

      當運鹽隊伍返回茅坪附近時,突然遇到一股鄉丁截擊,王良即率3班戰士迎擊。不久,在3班側翼方向又有一股敵人襲來,3班面臨腹背受敵的危險。王耀南見狀,即令1班戰士扔下食鹽撲了過去。很快,敵人大部隊攻了上來,一些紅軍戰士傷亡,幾名挑夫也嚇得丟下食鹽逃走。面對敵人的圍攻,王良只好帶著戰士撤出戰斗。

      回到井岡山,王良向值班首長32團團長袁文才報告了情況。袁文才一聽丟了食鹽,還死傷了戰士,氣憤地命人將王良捆綁起來。王耀南見連長被綁,著急地說:“報告團長,鹽是我丟的,要罰就罰我?!痹牟藕鹊溃骸耙步壛?!”于是,王良和王耀南一起被押到朱德處。

      朱德聽完情況,說:“王連長,這次你奉命去取鹽,丟了鹽,還死傷了人,你有什么說的?”稍停,他又責備道:“其一,你沒有把運鹽的主要任務放在第一位;其二,你沒有強調命令的重要性,你命令1班挑鹽,但沒有檢查1班長執行命令的情況;其三,你發現1班長丟了鹽,也沒有考慮補救措施。為將之道,你犯了大忌。照軍規打王連長三十大板!”王良沒有反抗,接受了處罰。

      當得知王耀南因擅自行動,論罪當斬時,王良不顧挨打的傷痛,急忙向朱德求情。劉榮輝和朱德的警衛員蕭新槐也為王耀南告饒。這時,王耀南忽然想到自己在老家做黑火藥提純毛硝時,常有少量的硝鹽析出。硝鹽盡管苦澀,但多少有點咸味,暫時能夠替代食鹽。得到朱德的同意后,王耀南開始在部隊提煉硝鹽。

      一天晚上,王耀南來到連部探望王良,感謝他為自己求情,同時請求原諒。王良說:“兄弟,軍令大于天,違抗不得!今天是你命大,要是你沒有制鹽這個本事,誰也救不了你。

      守衛根據地的優秀指揮員

      面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發展壯大,湘贛兩省敵人驚恐萬分。為了撲滅工農武裝割據的熊熊烈火,1928年1月至次年1月,蔣介石命令湘贛兩省國民黨軍向井岡山發起了多次“進剿”和“會剿”。

      在反“進剿”“會剿”作戰中,王良按照毛澤東、朱德的統一部署,每次都率部沖鋒在前。特別是在攻打永新城、高壟、草市坳、新七溪嶺、黃洋界、坳頭壟等戰斗中,他與兄弟部隊密切配合,殲滅和擊潰了大量敵人。

      1928年1月,在攻打永新城的戰斗中,王良率部主攻南門。在毛澤東帶領下,全團經過激戰,消滅了敵人一個營,取得了進軍井岡山以來的第一次勝利。

      4月,井岡山勝利會師后,毛澤東、朱德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概括出“敵進我退,敵駐我擾,敵疲我打,敵退我追”的游擊戰十六字訣。5月中旬,敵軍攻占永新。

      時任紅4軍11師31團1營1連連長的王良,率部配合28團在高隴擊敗了敵軍吳尚部。此時,駐扎在永新城的三個敵團,正向寧岡紅軍進犯。為解寧岡之圍,王良按照指示,率部隨1營與28團急攻永新城。當日天雨路滑,紅軍仍以日行百里的速度前進,剛趕到離永新15里的草市坳,就與敵79團狹路相逢。王良等立即發起猛烈進攻,痛擊敵人并斃其團長。后紅軍第二次進占永新城,并繳獲大量武器裝備。

      6月下旬,敵軍再次占領永新。23日,王良率部配合29團在新七溪嶺阻擊敵人。激戰中,紅29團、紅31團1營3連與進攻之敵陷入膠著狀態。眼看敵人就要攻上山頂,王良率全連迅速出擊,攻占了山路轉彎處的一個有利地形,然后鋪開兵力排槍射擊,殺傷了大量敵人。敵人死傷慘重,隊形混亂,被封鎖在風車口。這時,另一股進攻老七溪嶺的敵人見勢不妙,開始潰退。紅28團向潰逃之敵發起猛攻,王良緊密配合,在地方武裝支援下,最終將敵全部聚殲于龍源口,紅軍主力乘勝第三次占領永新城。此戰殲敵一個團,擊潰兩個團,繳槍700多支,粉碎了湘贛兩省敵人的“會剿”。

      8月中旬,毛澤東率紅31團3營到湘南接應失利的紅28、29團。湘敵吳尚部和贛敵王均部認為有機可乘,便以四個團約一個師的兵力,兵分兩路進犯井岡山,妄圖摧毀井岡山革命根據地,并阻斷紅軍大部隊返回。此時,留守井岡山的王良接到作戰命令,迅即率領1連配置在黃洋界哨口兩側,負責阻擊源頭方向進犯之敵,其他部隊則分別負責阻擊茅坪方向進犯之敵和擔任預備隊。

      當時1連僅71人,每人只有3至5發子彈。王良與戰友深知此役的重要,提出了誓死堅守井岡山的戰斗口號,并對如何守衛作了周密部署。1連在赤衛隊、農會、婦協會等大力支持下,僅用三天時間,便在黃洋界山頂至半山腰設置了“竹釘陣”“竹籬笆”等五道防線。

      8月29日是迎戰最緊張的一天,敵人已靠近山下。1連戰士分秒必爭地搶修加固工事,晚上就露宿在新挖的戰壕里。

      8月30日晨8時許,濃霧漸漸散開,夜宿山下的敵人發起進攻。因為山路狹窄陡峭,兩側又設置了竹釘,敵人兵力難以展開,只得一個一個往上爬。待敵人完全靠近,王良才命令開火。紅軍各種火器齊發,加上滾木礌石奔瀉,敵人躲閃不及,傷亡慘重。第一次進攻失敗后,敵人又組織了兩次沖鋒,均被紅軍打敗。

      下午,敵人孤注一擲,集中全部火炮向黃洋界猛烈轟擊后,再次發起攻擊。關鍵時刻,紅軍將正在修理的一門迫擊炮緊急調來助戰。這門炮只有三發炮彈,前兩發都是啞彈,最后一顆炮彈正好擊中敵軍臨時指揮所,當即炸死炸傷十多人。王良抓住戰機,指揮全連勇猛反擊,埋伏于山頭的赤衛隊員,也手持梭鏢、大刀殺向敵人。敵吳尚部三個團頓時亂了陣腳,慌忙撤退。王均率領的一個團,走到半路聞訊后,也掉頭逃跑。黃洋界保衛戰,王良率領1連創造了以少勝多的典型戰例。

      毛澤東率紅軍大部隊回師井岡山途中,聽到黃洋界保衛戰取得重大勝利,詩興大發,欣然寫下《西江月·井岡山》:“山下旌旗在望,山頭鼓角相聞。敵軍圍困萬千重,我自巋然不動。早已森嚴壁壘,更加眾志成城。黃洋界上炮聲隆,報道敵軍宵遁?!?

      1929年1月14日,為打破敵人對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“圍剿”,克服經濟上的嚴重困難,毛澤東、朱德率領紅4軍第28、31團和獨立營、特務營共3600余人離開井岡山,踏上了出擊贛南的征程。從此,王良告別井岡山。1932年6月,王良犧牲于福建武平縣大禾圩。

       


      重慶黨史微信公眾號

      重慶黨史網版權所有.中共重慶市委黨史研究室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      地址:重慶市渝中區人和街99號  郵編:400015
      渝ICP備11000637號-3 技術支持:華龍網
      渝公網安備:50019002502086

      您是訪問者

      a级国产乱理伦片在线观看al
    2. <button id="bztem"><acronym id="bztem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3. <nav id="bztem"><center id="bztem"></center></nav>
    4. <rp id="bztem"><acronym id="bztem"></acronym></rp>